主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树苗”VS“种子”创新大赛的路径分野
更新时间:2021-06-11

  1998年,清华大学举办了中国第一个创业计划大赛,5个多月的时间里,收到了100多份参赛作品。

  就在前一年,麻省理工的创业计划竞赛结束后,从中诞生了70家“学生公司”,并在一份统计数据中指出:在这个高技术公司云集的地方,表现最优秀的50家公司中,有48%的创业者出自创业比赛,甚至在短短几年内就成长为营业额达到数十亿美元的“大公司”。

  一时间,风险投资者迅速涌入大学校园,去寻找未来的技术领袖,同时高校的创业计划竞赛,也成了美国经济的直接驱动力量之一。

  然而中国的创业大赛也悄然走过了21年的历史,逐渐从校园走向社会,以至于各种巧立名目的创业比赛。可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的创业比赛到底走出了哪些优秀的创业项目,恐怕很多人会一脸茫然。

  同济大学教授郑惠强在2017年的两会提案中,将国内热度渐兴的创业比赛作为议题,切实指出了“双创”时代的三个“副作用”:

  1、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全国范围内的创业类竞赛多达49场,2016年前11个月就已经突破58场,平均个礼拜就有超过1场全国性的创业大赛鸣锣开赛。

  3、一些比赛过分强调形式和表演,忽略了对内容和技术的关注,舞台的布景酷炫无比,参赛者们个个西装革履、演技十足,形式往往盖过了项目本身。

  回头来看,郑惠强教授的提案可谓针针见血,只是两年时间过去后,国内大大小小的创业比赛数量只增不减,甚至直接将赛场变成了“秀场”。

  早几年的创业比赛中,时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参赛选手上台后就说自己是第二个马云,“如果你错过了第一个马云,这次千万不要错过我”。对于如何成为第二个马云,往往会给到几个标志性的数字,比如A轮要融资1000万美元,B轮要融资10个亿美金,没准儿两年后就能直接登陆纳斯达克。

  近两年开始涌现出一些“海归项目”,团队里总要有几个老外背书,参赛者的路演功底也有所进步,不再张口闭口成为第二个马云、第二个比尔·盖茨,而是上演了一场场创业相关的脱口秀:在台上演出时潇洒自如,时不时丢几个包袱,煞有罗永浩老师的神韵,至于项目本身似乎并不重要。

  原因出在了哪?可能是项目方自身为了眼球效应,为原本严肃的创业比赛加入了太多娱乐化因素,也可能是这届创业者太幽默,总想用一些特殊的方式刷存在感。但归根结底,这不应该是创新比赛的常态。

  很多比赛像是一场答辩赛,给选手们固定的时长演示项目,台下坐着的名头高大上的投资界认识,希望以投资者们敏锐的洞察力,发掘所有参赛团队里的优秀项目,进而推动一些有价值的落地,完成创业比赛被赋予的使命。

  这样的赛制对创业者着实有着不小的吸引力,中国的创业者大多是“白手起家”,特别是一些缺少关系和门路的创业者,参加创业比赛不失为一个“找资源”的机会。一旦被某位投资者评委相中,很可能就是企业成长的新起点。

  现实却不尽如人意,国内不少创新比赛在赛制上就存在明显的漏洞,很多比赛的评委席里很少有懂技术、懂产品的“专业人士”,就像新东方针对托福和GRE考试开发出的应试技巧,选手们只需要学会应付评委们的常规路径,奖金似乎是唾手可得的事情。

  以至于出现了很多“参赛专业户”,辗转于这样或那样的创业比赛,即便在多次获奖后还是继续参赛,因为拿奖金比创业要轻松的多。

  一些真正有想法的创业者,恐怕没有太多精力专注于比赛,自然不会像“参赛专业户”那般娴熟。然而很多比赛的主办方还背着项目落地的KPI压力,由此衍生出的一个特定现象就是:一些早已成熟的项目,会找两个“代理人”去参加比赛,然后成为大赛孵化落地的标杆,甚至出现了有国企、央企背景的项目,已经与“创业”二字无关。

  可以借鉴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汪潮涌的观点:“所有严肃的投资人都会告诉你,好企业是创出来的,不是选秀选出来的。”摆脱不了选秀式的赛制,中国的创业比赛永远都只是在雾里看花。

  二十年前提及“创新”的时候,硅谷可以说是毋庸置疑的神话,近几年被提起最多的却可能是以色列。连股神巴菲特都说:“如果你到中东寻找石油,无需在以色列停留;但若你找的是人才、活力和智慧,那么以色列是唯一一站。”

  仅从数字上看,以色列为世界贡献了20%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人均拥有创新企业数量位居世界第一;在纳斯达克的上市企业数量仅次于美国、中国,超过欧洲所有企业的总和;科技产业贡献超过GDP的 90%, 享有 “中东硅谷”、“创业国度” 的美誉;以色列拥有超过6000家的科技创新企业,独角兽的名单可以写满几十页纸……

  现实中的以色列是个笼罩在危险中的国家,五次中东战争全部和以色列相关,即便到了今天,与以色列邻邦的黎巴嫩、叙利亚、约旦、埃及、伊拉克,几乎都“乱成了一锅粥”。如果没有创业和创新,这样的国家似乎很难生存下去。

  于是乎,创新、创造力、冒险精神、理解市场规律,成了以色列创业者最基本的特征。

  比如曾在书中给电动汽车判了死刑,理由是电动汽车充电时间太长,谁愿意开车去充一两个小时的电再出发呢?以色列一家名为StoreDot的公司给出了纳米技术的解决方案,表示未来只需要充电5分钟,就能为汽车提供480公里的续航。

  如果是在国内,类似的解决方案在创新比赛上很大可能会被毙掉,一是台下的评委压根不理解技术原理,第一反应就是斥责参赛者在吹牛;二是大多数人可能会认为,连比亚迪、宁德时代都搞不定的事情,一家创业公司哪里会有机会。

  看来中国的创新大赛,还需要思考如何不给创业者设限,尊重创业者的冒险精神。

  在这样或那样的创业大赛中,不乏想要从现有模式下突围的尝试,比如实地集团主办的SEED AWARD。

  有别于很多创新大赛的是,SEED AWARD的评委中没有所谓的投资人,也没有第三方基金或投资机构,取而代之的是“AlphaGo之父”哈萨比斯、U盘发明人Dov Moran、AI泰斗级人物Michael I.Jordan等12位专家组成的评审团,以及在硅谷、广州、伦敦等城市的多场“达人秀”。

  所有入围的选手,都有机会在舞台上演示自己的创意,或是一场PPT演讲,或是生动的现场演示,前提都是如何将自己的创意创造落地,去解决生活中的真实痛点,而非单单为了讨好现场的投资人。评委所扮演的角色也被改变,不再是投资人式的“过堂审问”,专家们会更侧重在自身经验的基础上,给创意提出可行的建议。

  让人想起了曾在加州闻名一时Homebrew Computer Club,“极客”们在轻松的氛围里展示自己的创意,少了些目的性和功利性,却诞生了像苹果这样伟大的公司。演示了第一台苹果电脑的乔布斯,正是在这里被隐匿在台下观众里的投资人相中的。

  但在今天,不带有功利性的创业几乎找寻不到,一些年轻人处于“一夜暴富”的心态,以上市圈钱或被收购作为创业的初衷,带着创业不久的项目到处参赛,无异于创业圈的“相亲行为”。如果创业者眼中只有商业利益,缺少了应有的“工匠精神”和社会责任,才是对资源最大的浪费,这也是中国创业者与以色列最大的差别。

  SEED AWARD让我眼前一亮的正是所采用的“种子机制”,以往的多数创新比赛都是选“树苗”的过程,设法找到茁壮的树苗,然后施肥成为参天大树,偏偏忽略了参赛选手们创业的初衷。两者的不同之处恰恰在于,选“树苗”是选项目的过程,选“种子”其实是在选人,把舞台交给有创意思维的人才。

  创业比赛在中国行进了21年,有理由相信,这些创新比赛还将继续下去,还将影响一批又一批更为年轻的创业者。

  或许也到了重新思考甚至改变方向的时候,创业比赛的价值不只在于鼓励年轻人去创新创业,而要在端正年轻人创业初心的同时,让他们能有公平成长的土壤。

  正如以色列开国总统哈伊姆·魏茨曼的一句名言:“只要给我们一碗水,一颗种子,这个民族就能生存。”相比于硅谷式的造富神话,我们欠缺的可能正是以色列的危机意识和种子精神。(一鸣)

  8日,记者从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获悉,利用青藏高原中部唐古拉山区赤布张错湖泊岩芯沉积物的多指标数据,该所研究人员重建了长江源区过去近13000年的古气候变化记录。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和梅奥诊所的科学家在最新一期《科学》杂志上撰文称,他们开展的一项临床前研究表明,抗衰老药物能显著降低感染与新冠病毒密切相关的β-冠状病毒的老年小鼠的死亡率,最新研究为降低新冠肺炎老年患者的死亡率和重症率提供了新途径。

  记者近日从工信部获悉:在产业各方共同努力下,目前“5G+工业互联网”在建项目已超过1500个,覆盖20余个国民经济重要行业。

  26部门于近日联合下发的《关于开展2021年全国食品安全宣传周活动的通知》指出,当前人民群众对食品安全营养健康的需求不断提升,必须坚持“四个最严”。

  5月14日,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工作组公布了数百颗小行星命名,中国业余天文台“星明天文台”喜获4颗小行星命名,其中有2颗是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以下简称紫金山天文台)在读研究生徐智坚发现的。

  美国科学家在8日出版的《自然·神经科学》在线版上撰文指出,他们开展了迄今最大规模的纵向神经影像学研究,获得的青少年大脑激活数据揭示了与对青少年的发育至关重要的认知过程和大脑系统有关的重要新信息,最新研究有助于科学家们厘清和疏解成年人面临的身心健康挑战。

  这是自2003年以来FDA批准的首个阿尔茨海默病疗法,也是全球首个靶向阿尔茨海默病基本病理生理学的疗法。不过,《科学》杂志文章称,这是一项震惊业内专家的有争议的决定,因为FDA否决了一组顾问的结论,而FDA很少做出这种违背建议之举。

  美国能源部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在8日《自然·通讯》杂志上发表了首个详细的新冠病毒包膜蛋白的原子级模型,该蛋白与维持肺部黏膜所必需的一种名为PALS1的人类肺细胞连接蛋白结合,该模型展示了这两种蛋白质是如何相互作用的。

  8日,国际干细胞研究协会的专家在《干细胞报告》杂志上发表评论称,推广和营销未经证实的干细胞疗法是一个全球性问题,需要一个全球性的解决方案。

  父亲牺牲时,索南旦正只有10岁。“在我心中,父亲总是风尘仆仆,总有巡不完的山、忙不完的考察。”索南旦正说,“长大后,从与别人的聊天里,从父亲的同事口中,我了解到一个真实的父亲,他是那样值得我们敬重。”

  6月8日,2021年世界海洋日暨全国海洋宣传日主场活动在山东青岛举行。当天,自然资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广东湛江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和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三方联合签署了“广东湛江红树林造林项目”碳减排量转让协议, 这标志着中国首个“蓝碳”项目交易正式完成。

  6月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相关负责人接受专访时表示,国家已经批准新冠疫苗紧急使用的年龄范围扩大到3岁及以上。

  8日,记者从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获悉,该所研究人员在新疆准噶尔盆地早白垩世乌尔禾翼龙动物群中发现丰富的翼龙足迹化石。

  6月8日上午,由我国自主设计建造的全球最大的火车专用运输船“切诺基”号(CHEROKEE)在广州交付。该船由中国船舶集团旗下中船黄埔文冲船舶有限公司建造。当天,该船以跨洋视频会议的形式云交付给美国船东。

  在8日举行的辽宁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辽宁省科技厅党组书记、厅长王力威表示,即将出台的《辽宁省科技创新条例》将以更大力度为科研人员“减负增效”,为科技强省建设营造良好的创新生态。

  国家雪车雪橇中心,静卧在小海陀山山脚下。初夏季节山色葱茏间,雪车雪橇赛道婉如一条游龙腾飞于山林之中,这是国内唯一一条雪车雪橇赛道,也是全球第十七条、亚洲第三条符合奥运竞赛标准的赛道。

  目前,发射场设施设备状态良好,后续将按计划开展发射前的各项功能检查、联合测试等工作。

  从海拔1644米到6860米,独特而复杂的自然环境为青海孕育出丰富的生物物种,使那里成为世界上高海拔地区生物多样性最集中的地区。青海总结出经验:旅游要朝着生态体验和环境教育的方向发展,要让人们感受到自然的美丽和震撼,从而激发人们热爱自然、保护自然的自觉性。

  6月7日,国家航天局发布我国首次火星探测天问一号任务着陆区域高分影像图。截至6月6日,祝融号火星车在火星表面已工作23个火星日,开展环境感知、火面移动、科学探测,所有科学载荷设备均已开机工作,获取科学数据。

  6月1日起,新版著作权法正式施行,将包括短视频在内的“视听作品”纳入保护范畴。法律更多时候是发挥震慑作用,“二次创作”作者和平台须有边界感,怀着对法律的敬畏之心,调整自己的商业模式。6月1日起,新版著作权法正式施行,将包括短视频在内的“视听作品”纳入保护范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